三火Yvan

心中有象,落雪卧冰床;以梦为马,放野逐无缰 
教程及分享微博@三火Yvan

像种一枝花

2017我所做的就是不停的练习。练习了自己现阶段对人像风格和主题的种种可能。说实话,有时也挺疲惫的。要问我得到了什么,可能除了一些照片外别无一物。但又要求什么呢,你也如此苛责生活,苛责自己吗?却为何要对摄影如此苛责。

有些东西就像花,你只能等它自己长出来,等它开花结果。

大学我是学环境的,每年都有一段时间去作认植物的实习。就像所有的大学生一样,实习就像是一个更大规模的旅行,三三两两在一起,脑袋里想的都是打牌和恋爱。我们跟在老师后面。他让采什么做标本,我们就采什么,蝗虫过后,草木不生……我现在都还记得他喊“哎呀,你们少采一些,不用每个人都采”的无奈。

实习中有天下雨,恰好那天安排去爬灵山。高山草甸在北方很稀有,老师显然也不想让我们错过这样的机会。于是,赶着午后雨小,我们还是出发了。那时的我们只会抱怨老师的不近人情,时至今日,才了解那份殷殷之情和背后担负的责任。

果然,在攀爬的路上又下起了雨。老师组织了部分体能不好和不想爬山的同学回到驻地,带着想继续爬的同学上了山。我只记得雨后的路很难走,由于大雾,并没有怡人的景致,老师描述的高山草甸的野花也并没有见到。有些挂着干瘪花苞的,在风雨中也是摇摇欲坠的样子。虽然身心俱疲,但我还是硬着头皮上去了。有些中途掉队的只能原地等待,等待大部队折返再一同下山。

中途的狼狈样子不愿细述,所幸登顶后竟雨霁天晴,阳光让心情也开始回暖。我们欢呼着,奔跑者,有光照的地方永远都是年轻的样子。

这不是我写这个故事的全部。最高潮的部分发生在了我们下山的路上。刚才还泥泞的山坡,在阳光下一片万紫千红,原本含苞的野花悄悄绽放了。好雨知时节,一场雨,迎来了一芳花团锦簇。

“人不是慢慢成熟的,而是一瞬间”,我想,或许开花也是一样,你只差一场春雨。

后来工作,同事中有善于养花的。寒耕暑耘,每天对花草细心呵护,而我的植物知识早已还给了老师。每年春天,等着一些植物开花也成了办公室里的赏心乐事,花期虽短,但每年都有盛开的时候。我留意到,它们中间也有一些异类,愈发浓郁苍翠却始终不见开花的迹象。我问同事“这株怎么不开花啊”,同事笑着说“它就是不开花啊,它的绿已经足够好看”。

并不是每株植物都会开花,任花季深深喧嚣纷攘,它只属意默守一枝的宁静。

我工作安稳,本可以生活无风无浪。原本对未来的期许,无非是努力升职再赚点小钱。其实没什么不好,我现在也非常羡慕那些稳定下来的朋友,踏实工作,周末和爱人带着孩子到公园转转,看着孩子蹒跚学步,咿呀学语,然后目送他上学、工作、结婚。只是生活给我了一些选择,而我又被生活裹挟着迈出了那一步。说来也没什么,无非是多了一份兴趣爱好而已,可能稍微比普通人做的好了那么一点。

就这样,我一边工作一边拍照坚持了两年,白天和黑夜构筑着不同的人生。我想,我对摄影一定是有热情的,不然不会那么任劳任怨,用积蓄和客片的钱撑着创作,在最艰难最疲惫的时候始终坚守。对我来说,摄影师的工作就是无条件把照片拍好,无关其他。

为了实现这个执念,我花两年的时间努力练习着。很难说这个执念就是我初心,但它始终牵动着我。

说实话,这个行业压力很大,注定在一条孤独的路上走着,而你也不知道未来怎样。日复一日,消磨着耐心和激情,很容易忽略过程的美好。两年来最大的收获是开始意识到,好的摄影在摄影之外,累了的时候不妨停下来,试着回归生活。

摄影如花,两年前我将她种下,虽然现在自己还是拍成这个鬼样子,但我至少还有着做梦的权利,也做着自己喜欢的事。

不是所有花都开放,花也终有花期,真挚地生活真挚地爱,有心的人也会看到。

2018.3.17 三火Yvan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120 )

© 三火Yvan | Powered by LOFTER